可乐不加冰

你是否要我辗转反侧不成寐,
用你的影子来玩弄我的视野?

一个故事

       (一)

  当我睁开眼睛时,我怀疑自己仍在睡梦中。于是我合上眼,期望再次睁眼时就能彻底清醒。

  结果,满目血红。是那种带着温度的、令人作呕的腥味的血红。

  尖叫声划破寂静的天空。

       (二)      

   距离我五米远的空地上躺着一具尸体。杂乱打结的长发,穿太久而有些泛黄和破洞的白裙,裙上还有大片早已干涸的血渍。空地四周都是破旧、没有人居住的楼房,气氛阴森的很。

  一看就是个不受欢迎的人啊,我恶毒地想。选择跳楼来结束生命想来是真的活不下去了吧。

   真是可怜。

        (三)

   我观察周围的环境,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是哪。

   罢了,还是往前走吧,等走到马路就好办了。

   我沿着小路向前走去,突然想起还有具尸体在那。要不要报警?我犹豫了一会,决定回到原地。

   可这时我才发现,尸体不见了,只剩下一摊血迹。

         (四)

   我拼命向前跑去,好像身后有猛兽在追我一样。

   实际上,如果是真的,那东西一定比猛兽可怕得多。

   终于,我跑到了马路上。耳边嘈杂的汽车声和人们的喧哗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让我感到厌恶,相反,让我安心得很。

   好像活过来了一样。

          (五)

   我来到警察局,坐在一个脸色铁青的大叔对面。

  “我要报案。”“报什么案?”

   还人民公仆呢,态度这么恶劣。我撇了撇嘴。

 “我刚刚发现了一具尸体。女性,应该是跳楼自杀。”我满意地看到大叔脸色变了变,于是接着道:

 “我不知道那个地方叫什么,不过离这不远,我可以带你们过去。”

  “......受害者相貌特征?”过了好一会儿,大叔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六)

   相貌特征?

   我愣住了。我并没有留意她的长相,但她的一切都让我无比熟悉。

   她是什么样子的?

   我开始不断地回忆。对面大叔的不耐烦让我感到恐慌。

   终于,“我想起来了!”我激动得大喊。

   “受害者是长这样子的,就是这样!”

   我指着手边的镜子喊道,那里面正是我的面容。

          (七)

   等等,为什么我和她长得一样?

   周围原本就不嘈杂的环境现在更是安静的像被消了音一样,只剩下被无限放大、名为“惊恐”的情绪。

   当然,惊是来源于我,恐是来源于其他人。

   我想,我得离开这。我好像错过了,又或是遗忘了什么。

          (八)

   我又回到了我刚才醒来的地方。

   一个小时前我在这醒来,并发现了一具尸体。

   十分钟后,就在我准备离开时,尸体不见了。

   就在刚才,我想起那具尸体跟我长得一模一样。

   我闭上眼睛,想好好思考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九)

   那个跳楼身亡的人就是我。

          (十)

   我睁开眼。思考结束。

   眼前的场景是我过了这么多年也无法适应的。漫无边际的、令人窒息的白色,丝毫不透风的窗户,时不时从远处传来的尖叫声和求救声。

   我看着手上的镣铐,沉重的让我无法自由活动;腿上的伤疤还在不停地往外冒血,不过很快又会有新的伤口把它们掩盖。

   这才是我熟悉的、活着的方式啊。

   END

                                                                                                

【作者的话:写的第一篇东西就这么阴暗也是没救了:-)应该会有蛮多人看不懂的吧毕竟作者脑洞清奇。大概就是一个人格分裂的小姑娘看见自己其中一个人格在治疗所被折磨致死的故事吧。因为在构思的那段时间作者很焦躁所以就有了这么个厉♂害的灵感。】

评论
热度 ( 1 )

© 可乐不加冰 | Powered by LOFTER